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年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1-10-18 录入:顾龙 点击:1614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年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业学大寨是农业战线上的一场大运动,兵团也不例外。媒体连篇累牍的宣传报道,各级的大会小会不断的号召布置,到大寨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在这种情况下,兵团要是按兵不动,其后果不堪设想。我们是机械化大农业,对大寨那一套不大感兴趣。为了应付,1974年秋天,团里组织了两批团营首长机关参观团去大寨参观学习。第一批去的有蔡团长、倪副团长和我,机关和营部、连队也去了,共30余人。 
我们到了河南新乡住在一个招待所里。地区正在开干部会。那时军人吃香, 就请我们吃会议灶。 8个人一桌,上的是4两一个的馒头,(当地人叫饃),一人一个,一大盆猪肉粉条白菜土豆炖的大锅菜,还挺好吃的。那个饃和我们团里的馒头不一样,有点硬,得撕起一片一片的吃。
    第二天,我们去辉县参观了化肥厂,水泥厂,一个水库。住在一个旅馆里,伙食就差了,没吃饱。第三天乘车去了林县,在那里参观了两天,主要是有名的红旗渠。哎呀!那个工程太不容易啦,听了介绍很受感动。
    第四天在安阳乘火车去山西,在阳泉下的车,再乘汽车去了昔阳,住在一个小旅馆里。这里吃饭连桌子都没有,在地上蹲着吃。饭是窝窝头就土豆白菜大锅汤,油很少,一大盆摆在地上;主食每人两个玉米窝窝头,是用一个大柳条框装的,由食堂的人给大家发,又没有碗 ,用手接;收四两粮票两毛钱。到大寨参观的人很多,都这样,能住下,有饭吃就很不错啦。
    第五天参观大寨,这是主要目的。我们上午参观了大寨,下午参观了大寨下面的一个村。大寨的情况和当时新闻电影介绍的一样,有灰砖瓦房、虎头山、七沟八梁一面坡、梯田钟的玉米谷子、一条干水渠、桃园渡槽,一个能装一百多立方米的储水池和一条长两百多米长的钢丝索道,有几亩稻田。据解说员介绍,那个水渠是军队帮助修的。我仔细的看了看,它那个水源是一条时令河,雨季有水地里不需要,旱季需水它没有,就算雨季储水池储了一百多立方米水,能干啥?因此,他那个工程实际是个摆设,还吹的那么凶。还有那条索道,我闭着眼也能搞出来。他那个索道只有装料点以上百把米范围能利用,其他的人工直接背到场院的距离比背到装料点差不多,谁还会脱了裤子放屁,多那一道手续,因此,也是个摆设。地里的玉米长的不错,梁上种的谷子不怎么的。种的那点水稻已割倒,只见青的青黄的黄,只见稻草不见粮;现在看来,可能是当时上面有人为了“忽悠”的需要叫他们干的。 那里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全下地里干活,他们叫两头不见亮,地里三顿饭。我看了他们各家各户送的饭,瓦罐提的玉米糊,还有一点干咸菜。我看的直摇头。下午参观大寨下面哪个村,一个女解说员有一句话印象还很深刻,她用山西话说:我们紧靠大寨,以前是不学大寨反大寨,结果怎么怎么的;后来学了大寨,结果又怎么怎么的……。不过,就那个恶劣条件,陈永贵和郭凤莲他们带领大寨人战天斗地把大寨建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事迹,还是深深地感动了我们。
    两批参观回来后开会总结,要写个报告报师里,表示我们要怎么怎么的学大寨。大家七嘴八舌的说自己的感受,怎么怎么结合团里的具体情况具体的学习呀等等等等。有一位说:“毛主席号召农业学大寨,现在全国都在学,我们必须坚决的学,不择不扣的学,不走样的学……。”我知道他说的这一些话是上面的一个大人物说的,他只不过是鹦鹉学舌。我一听就来气了。我说:“我们应坚决学习大寨人战天斗地的精神。但反对不走样的学。我们这里有这里的条件,是大面积机械化大农业;怎么个不走样的学?难道我们也搞个虎头山?也搞梯田?也男女老少齐上阵;两头不见亮,地里三顿饭,瓦罐提稀饭?那样学大寨,只能是扯淡”!张政委忙说:“你这个老谭呀!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后来,我们还是该怎么干就这么干。这就是67团学大寨的一段插曲。
    “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是怎么回事?兵团是东部涝西部旱。东部是主产区。71、72、73 连续三年东部连续春夏大涝,春播播不上种,麦收收不回麦。西部又大旱减产。这几年67团也减产,但不严重。到1973年,当年全兵团上交国家粮食只有4.7亿斤,只有68年兵团成立时16.3亿斤的28.83%,东部有一些团口粮都不够。 1973年10月6日李先念副总理看了黑龙江省粮食局《关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粮食生产和预计交售情况》调查报告后,作了如下批语:“这个兵团的生产情况,真有些象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再不过问,恐怕明年要吃国家的粮食呢。我想兵团的全体指战员是不会甘心常此下去的。”从此兵团戴起“王小二”的帽子,并向省里和中央写了书面检讨报告。
    1974年,全兵团上下憋足了一口气,采取了一切措施抗旱抗涝,这一年全兵团上交粮食15亿斤。1975年上交粮食21亿斤,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但到1975年底,兵团非但没得到表扬,还迎来了自己命运结束的信息:1975年10月30日,中共黑龙江省委、黑龙江省革委会、中共黑龙江省军区委员会在征得沈阳军区党委同意后,向中央提出了《关于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改变生产建设兵团体制的请示报告》。同年12月27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了这个报告:撤销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成立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从此结束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历史。历史往往捉弄人,尽管你很认真,但它总是给你开玩笑,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