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息访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1-10-18 录入:顾龙 点击:1547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息访
    1976年,兵团已经黄了,新成立了嫩江农场管理局,67团暂时还在,被划归嫩江局管理。兵团、师已撤销,67团小命还长得了吗?现役军人们虽人心已散,但还是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等待上级的安排。
    当时18连各方面的工作都不错,是团里经营管理比较好的连队之一。前任连指导员叫程敏,18连的知青们对他的反映还不错。他调走后,接替是连武装排长,也是上海知青,很能干。兵团期间,有一段时间兵团曾自上而下大搞“割资本主义尾巴”运动,限制家畜家禽饲养数量和职工自留地面积以及种植品种。规定双职工家庭只许养一头猪,回民可养一至两只羊;非回民职工不许养羊,每户许养十只鸡;不养猪的户可养二十只鸡;房前屋后园子只许种菜,不许种粮;严禁小开荒,更不准盖私房,等等。
    18连有个职工叫齐良洪,他家里住房特别困难,积攒了点钱就通过关系买了一些木料,也不经连里批准自己就找了个地方开工建起私房来。连里发现后,让他停工折掉被拒,于是连里就派了一帮知青将他的非法建筑给折了。齐良洪因此就不断的到团里、师里、兵团和省里上访,闹得上下不得安宁,成了师团两级的“老大难问题”。另外,有人反映连里会计经济上也有点问题。团里决定派个工作组去蹲点,帮助连里把问题解决了。可派现役军人谁都不去。也不知是田副团长,还是谁提出,只有派谭参谋长去才得行。就这样,政委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我也不好拒绝。
   4月上旬,我带了会计徐大威,税务所杨近华和生产股李洪友到了18连蹲点。在连里我们与知青们同吃同住。因清理任务很重,同劳动比较少。这这里我结识了很多知青朋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柯为民,在那样的环境里一直坚持学习外语。还有一些知青天天乐死人,劳动一天也不管累不累,晚上就在宿舍里开“运动会”。有人原地练跑步,口里喊着“我们是光荣的兵团战士,不怕苦和累,不怕风和雨。今天我们战天斗地,明天我们是国家的栋梁,一、二、三、四!”有的就来个运动会入场式,一个人一边走一边举一只手像运动员入场一样晃,一些人唱入场式乐曲,一个人像运动会入场现场广播里一样报告入场运动员国家的国名,弄得全屋笑得前仰后翻。
    经调查了解:齐良洪家的住房确实很困难。我到他家看了看,草房子破破烂烂,四口人挤在十多平方米的一间屋里,夏天漏雨,冬天漏风。他盖私房是不对,违反了上面的规定,连里给折了也没错,只能说工作没作到位。我感到他家的住房困难也是事实,他的住房问题不解决,案子结不了。我与连里商量,一是把扣下的木料还给他;二是我来想办法给他解决一套房子。连里表示同意。我为什么能想出办法呢?因为1974年我们上山伐木赚了十多万元 ,我提出将它摊入盖房子的木料里,这样可以多建一千多平方米家属宿舍。为什么不作为直接投资建呢?因为伐木赚的钱按财务规定应作为营业收入,不能作为自有资金用于基本建设。我不作收入,摊入建房的木料里,建房的木料就很便宜,房屋的造价不就低了,相同的投资就可以多安排建一些吗?这个主意被团里采纳了,因此1975、76两年团里就多安排建了一些住房。我想我提出给齐良洪解决一套住房,现役军人没有人会管这个事,关键是非军人领导,我想,这点面子他们肯定能给的。
   于是我向团领导作了汇报。军人领导不表态,非军人领导田副团长当即拍板:就按参谋长说的办,并让后勤处作了安排。后来就在18连当年建的知青宿舍里多建了一套分给齐良洪。齐良洪非常高兴。连里安排他负责抓房建,他跑前跑后干的可欢了,到九月份竣工后,齐良洪搬了家,享受了知青待遇,住上了红砖瓦房,能不高兴吗?他还能上访吗?这个“老大难”问题就算解决了。
   7月份,18连一些职工在自己房前屋后的园子里种的玉米长的可好了,但这违反上面的规定,连里就派一些知青夜里去将长得好好的玉米铲了,影响很不好。连里执行上级的规定坚决,你不能责怪他。我对他们说:像这样的事,以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天高皇帝远,兵团都黄了,不会有人来管这样的小事的。
     18连会计的经济问题。经查:18连的会计是东北解放战争打四平俘获的国民党新一军的俘虏,成都人。他抗日战争到过缅甸作战,被俘后经教育被安排到农场当农工。这个人有点文化,字写的也好,因表现好被提拔为干部当了会计。因他有在国民党那段历史,思想包袱很重,有点“哪个”。反右派时他为了“坦白从宽”,就胡说八道,说他在国民党时干了很多很多坏事,后经组织查实全是胡编的,为此还受了处分。至于有人反映他在18连的经济问题,经查证,也就是耍点小聪明,小打小闹搞了点。如在火车站捡的别人丢的火车票,回来就以别人的名字报销差旅费和出差补助;捡的公共汽车上三分五分的票积攒起来也以别人的名字报销;有的以自己出差绕道为由多报出差补助;有的捡的购物发票也拿来按连里公家买的报销。等等。
    经反复核实,证据确凿,本人认账,一共有三百多元。我们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他也写了检讨报告。三百多元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相当他六到七月的工资,我们让他用两到三年时间把钱退回来。鉴于这个情况,在组织上就不作什么处理了,但群众反映也大,继续担任会计已不合适了,就将他仍按干部安排在连里作其它工作,待遇不变,会计由原来的知青出纳接任。我将情况和处理意见与营里交换意见,营里没意见;向团里作了汇报,也没意见。到10月底,我和徐大威、杨近华和李洪友结束了在18连的蹲点。
    1982年,这位会计和他的女儿来成都找他当国民党兵前的老房子,时过境迁,上那去找?他又没有房契,空跑一趟。我请他们父女吃了一顿饭。他告诉我,67团撤了后,他到大杨树农场去了,仍当会计,现在已办了离休手续,回去就不上班了。他要是还健在的话,应该有九十多岁了。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