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交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1-10-18 录入:顾龙 点击:2035
             十五 ,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交
    在67团,我结识了原农场很多老干部,一起共事七、八年,成为好朋友。现在他们大多数已作古,每回忆起那段时间的往事,他们的为人处事,音容笑貌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在我的眼前。很怀念他们。
    副团长田世芳。田副团长是原查哈阳农垦局副局长,属于副地市级老干部。67团成立后,他曲任副团长,没有任何怨言。他的能力、工作、作风、为人处事对我印象最为深刻。在前面一再提到他的许多事就不再重复。在这里在说说他的能力、工作作风和为人处事的事。
   他身为副团长,按分工他只负责几个生产基建方面的工作。由于不好说的原因,实际做的是行政一把手的工作。生产建设方面的事本来就很繁重,具体事要抓,其它行政首长分工管的事也要由他来协调,难事、怪事、得罪人的事也要他来解决。
   如前面提到的何龙的事,齐良洪的事,太平湖纠纷的事,经营管理方面资金物资难以解决的事,拉关系方面的事,处理重伤知青邵留娣的事等等都要他来抓。真难为他了。但他顾全大局,从不畏缩不前,勇于担起许多本不应由他担的担子。其幸苦劳累可想而知。好在倪副团长很大度,依靠他,也不计较,在许多事情上给了他很大的支持,为他减轻了一些负担,在工作的全局上没有受到大的影响。否则,非把他压垮不可。因此,他是公认的67团实际行政一把手。
    在工作作风方面,他深入基层,关心知青和职工家属的生活,他很少坐办公室,长往连里跑,情况摸得清,全团谁要想朦他,门都没有。我亲眼见他到连队后第一件事就是到知青宿舍、食堂检查,看住的还有什么问题呀,伙食有没有问题呀,等等。如有连里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回去设法帮助解决,连里可以解决的而未解决的,批评起来也够厉害的,因为这方面的事他曾把一个连长批评哭了。
    还有困难职工的经济困难问题。那时职工的工资很低,人均每月35元左右。有的人因家里老人孩子生病呀,供养人口多呀,常常入不敷出,基本生活都维持不了,救济轮不上,只得向单位借,借了又无力还。日积月累,到1974年,全团职工拖欠的借款达到三十多万。这时上面来了文件,要求进行清理,分期从欠款职工的工资扣回。在研究贯彻时,极个别的“老左”表示坚决按文件办。田副团坚决反对。他说:“你了解这些困难职工的情况不?要按你说的办,有的职工吃不起饭,有的就得去上吊, 出了这样的事你负责?他坚决主张对欠款职工一个一个摸底排队,在保障其基本生活的前提下,能还的就作计划有本人认可签字,按计划还款。无力的就拖着。有新发生的特困职工,还得借”。
    田副团长支持者多,我就是最铁的一个,付鹏也是一个,后来还是按田副团长要求办,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发生任何问题。他在全团威信最高。要是没有他撑起,67团还不知是个啥样子。
    在生产经营方面也一样,情况明,决心大,解决题及时,所以下面有事一般都找他解决。
    在生活方面。他是地方行政17级,每月九十多元,家有五口人,孩子小,负担重。他的小女孩和我的女儿是铁姐妹。因此我也到他家看过一次。他住的房子和我住的是一样的。家里有一些必需的被褥、衣服;有一个炕桌,一对旧箱子,厨房里有一口锅和碗筷之类的东西,其它就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了。他的生活状况从来不曾向组织上提过。
    在政治上。在那个特殊年代,他是“黑棉袄”(因非军人干部冬天都穿黑棉袄,军人穿的是黄棉袄,因此群众就称“黑棉袄”和“黄棉袄”),说话特别谨慎。他也有看法,但不说。他与我有点铁,私下也对我表示过忧虑。我没有见他在人前人后说过别人的坏话。
    他的品德对我的影响很大,他对我的使用,关心和支持终身难忘,想起他,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副参谋长刘德充。刘副参谋长是原金边农场的老场长,1971年已60多岁了,身体和精神都很好。金边的干部讲他的故事,说起来没个完。他在金边农场威信很高。金边农场五个队,除了13连14连有点水浇地外,其余全是丘陵蔓岗旱地。他最大的特点是勤快和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
    从春播到秋收,除开会外整天在地里跑,每个地号几天就要跑一次,他发现问题有时连里干的都不知道。在他的影响下,金边的干部都像他一样,作风扎实,庄家长的好。他特别喜欢玉米,给我说起来滔滔不绝,他说他做梦都是满脑子玉米。当玉米苗长起来,那个高兴简直没法形容,白天看了回来晚上睡不着,起来又去看,到了拔节,晚上可以听见玉米长的咔咔响,好像一点一点的在长。他可以说是专家,金边没有人不服他。
    在任副参谋长期间,还是那样,办公室你别想见着他。他说他的办公室在地里。他对我说:“咱们是种地的,又不是大官大机关,有多少公要办,下面的事你经常往他那里跑,有问题现场就地解决。你要是呆在屋里,人家就得往你这里跑,怎么算划不来。你呆在屋里有什么事干?你在屋里种什么地”?他是我的长辈,我感到他是在教育我呢。我既佩服又感动。
    他整年正月和他的干部职工在一起,同呼吸共命运,亲如弟兄。
    他联系群众也很独特。他会一点小魔术,常常把干部职工逗的乐翻天。有一次我们两人去到23连地里检查夏锄,那里有几十人在铲地。休息时我要他给我们表演一下取取乐。他说:“我这都是老掉牙的小把戏,大家都看过,就算了吗”。可铲地的知青不干,给他鼓起掌来了。他只好表演。只见他用手在袖子里摸了一会,申出两手给他家看了看说:“我这手里什么也没有吧,然后两手合起来晃了晃,右拇指食指夹一颗针。 他又对大家说:“请看我将这颗针从我的左手掌心穿到手背那边去”,说完就把针对准左手心,又说:“看好了!”只见他将针使劲一插,然后右手快速拍打几下翻过左手背,右手拇指食指在左手背上取出一颗针来。大家都看傻了,全体鼓掌。后来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这是秘密,说了就不灵了。他还对我说:“到群众里去,我又不会唱歌,不搞点小把戏让大家乐呵乐呵,板起个面孔,谁还会理你呀”。啊!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与群众的关系那么好,是他心里装着他那一两千干部职工家属啊!对我来说:这才是真正的言传身教。他的这种密切联系群众的思想作风使我终身受益。
    他与我共事只有一年,1972年职工组成立,他被调回去任职工组组长,还管金边那五个连。他早已过世,今年应该是他满一百岁诞辰了吧。

   副参谋长杨全福。杨副参谋长是原太平湖农场场长,67团成立后任一营营长,刘副参谋长调走后由他接任。  1975年调九山那边47团任副团长,他与我共事三年多。他年龄比我大,我就常称它老领导。田副团长的品德为人处事,刘副参谋长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在他身上兼而有之。这里仅就在我们共事期间的几个故事说说。
    1973年有一天,我和他去连队检查工作,他也是先到知青的食堂看看。正赶上吃饭。有几个知青把吃不完的半拉馒头扔在桌上就要走。杨副参谋长立即将它捡起来,叫陪同的几个连干部一起和他一起将它吃了。他不给我,我说:“你为什么不给我点,这不公平。”他只好也给了我一块。正在吃的时候,满堂的知青都停下看着我们,杨副参谋长说:“有什么好看的。你们知道吗?我们国家有很多地方不用说馒头,窝窝头都吃不饱,有的在挨饿呢!”就这么两句话,整个饭堂鸦雀无声,把饭吃的干干净净的走了。
    当时我想:这可比唐朝诗人李绅那个“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幸苦”的诗句教育强多了。有的朋友看到这里可能会认为这太不卫生了。我认为,这不是讲卫生不卫生的问题,是说我们的领导干部应知道什么叫身教重于言教,教育别人要先正己,后正人,人己皆正;光正人,己不正,人己均废。不要夸夸其谈的说教,自己要别人如何如何,自己先要做出样子。那时候是这样,现在仍应这样。今天,恐怕不会再有人去吃别人吃剩下的馒头吧,但他那种精神和教育人的方法还是应该发扬的。
    他这个人为人正气。有一次我和他在哈尔滨,街上有一个小伙子把一位妇女撞到了,那个小伙子反指责被他撞到的妇女当了他的路。他一看就上去和那小伙子论理。那小伙子说:“关你什么事?走开!”杨副参谋长命令他把人给扶起来,道歉!今天要不把你摆平了,我陪你到底。在围观群众的指责声中,那小子乖乖的扶起那位妇女,道了歉,杨副参谋长才让他走了。青友们,今天这样的事难道没有吗?要教育我们的子子孙孙遇到这样的事应怎么做。要学前辈的传统的道德精神,不是去模仿,这种精神是模仿不来的。
    上山伐木遇险。在红星林业局伐木,有一天杨副参谋长带领直工组的人埋设原条归楞立木,由于经验不足,刚立起来就向杨副参谋长站的地方倒了过来,这时正好有一个知青站在他附近。他奋不顾身的将那知青推向一边,幸运的是立木倒下落到在杨副参谋长外一米多一点的地方,两人安然无恙。这件事把在场外的人吓了一大跳。又有一天我也被回头棒子(树伐倒在地上弹起的木棒)打了一下,他知道后把我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只顾别人,不顾自己。
     1980年,他随九三农场局赴川考察团到成都考察我们见过一面,一晃就过去31年了,没想到那竟成了我和他的永别。他已去作古人了。曹根寿营长电话 对我说,他这个人爱打抱不平,他离休后,农场的离休干部待遇比地方低,他不服还到省里上访未果,郁郁而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要是想开点,活到现在,也超不过90岁,看看今天的国家和他为之奋斗一生的查哈阳农场那有多好啊!
    
    副参谋长付鹏。付副参谋长原在万发农场工作,67团成立后任团副参谋长。他是大学毕业生,在团的领导层里,他是唯一的知识分子。他分工管农业机械化工作。知青朋友都知道,大型农场农业机械多重要。水利是农业命脉。我认为机械化是大型农场的命根子。一个连队耕地上万亩,耕播收主要靠的机械化。要是农业机械出了大问题,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得抓瞎。可见,付副参谋长担子有多重。他的故事也很多。雷同的事不再说。只讲两个小故事。
    不搬家。67团成立后盖了10多栋砖瓦干部家属宿舍。他家住在万发,离金边有20公里左右。无论从那方面说,分给他一套谁都没话说。可是他就是不接受。说:“团里住房很紧张,不少军人还没到。我的家在万发,住在团里工作很方便,家里有事可以跑 ”。就这样,一拖就是两年多。直到1973年团里盖的家属宿舍竣工后,所有干部住房都解决,他才最后一个搬了家。分房子的时候,有的干部给我叽叽咕,我说你与付副参谋长比起来,你也不脸红。这个干部啥也没有说就走了。可见榜样的力量。
    调工资。1975年,第一次给知青职工调工资。调工资本不是他的事,因为涉及好几个部门,需协调。我知道他这个人为人很正派,办事公道。就提出让付副参谋长来抓。团里领导都同意。这里只说结果的一件事。按政策调整,该调的都调了,剩下有七、八十人由于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可调可不调。也有几个按规定不能调。这些人几乎都是农场的人。那时知青月工资32元,老职工最高的也就40 元多一点,他们的子女与知青一样,也是每月32元。快20 年没有调过工资,可以说是人人翘首以盼。对这七、八十人调资的处理,付副参谋长也有顾虑,因为他是“黑棉袄”,顾虑有人把话说。他将问题提交团党委讨论决定。他提出:职工工资这么低。快20年才调一次,要是错过这一次,还不知要等到那一年。他建议可调可不调的全给调,几个不能调的放放再看。
    最后党委一致决定,不留尾巴全给调。这件事就这样的办了。可是不出付副参谋长的预料,真的还有人来对我说:“这些人都是农场职工的子弟,关系复杂,付副参谋长是不是有偏心,不该调的也给调,执行政策也太右了”。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对他说:“这是团党委的决定,与付副参谋长无关,他是做具体工作的。如果有问题我兜着。我不懂什么左和右,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你有没有,如果有能不能给我看看,见识见识?”就这样把他顶了回去。他也自讨没趣的走了。
    我从来不会溜别人须,尽管前面提到的原农场老干部多以作了古,只有付副参谋长还活着,溜须也没有什么用。但付副参谋长在67团的作用还是要说说。67团没有因为农机问题误过事,付副参谋长的功不可没。他是知识分子,能干大事。嫩江局成立后,他被调泰来某农场任场长。1995年,他已是黑龙江农场总局副局长,到成都来开糖酒会,我们见过一次面。他还给了一些精炼大豆油,我将它送给同事朋友分享。以后过年也电话拜过年。听赵伟说,他现在哈尔滨,很好。祝他长寿!
    营连干部故事也不少,知青朋友知道的比我多。这里只说一个人和事。
    九连孙指导员,他带着拖拉机跟我到乌奴耳林场去伐木。离伐区不远有条河,5米多宽,封了冻,冰层大慨不够厚,前面的几台拖拉机通过后,最后一台压破冰层掉下河。那时零下30度。我到现场指挥抢险,办法我不愁,难的是要有一人钻到河底去挂钩。只见孙指导员,衣服一脱就钻下去,不到一分钟就挂好浮出水面说:“好了!”大家将它拉上来脱掉湿衣服,我将我的皮大衣将它包上送回帐篷去暖和。他大概是杨副参谋长带出来的基层干部。作风泼辣干劲大,思想工作也不差,后来调到营里任营长。
    原农场老干部的事就说这么多。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