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1-10-18 录入:顾龙 点击:2972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67团撤销后,现役军人都在家等待安置,时间长达一年多。在此期间,他们在精神和心理上经历了本不该受到的折磨。根据我在兵团机关内线(我在原部队股里的参谋)当时不断的给我的电话记录:
1,贯彻中央精神走了样。
  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关于撤销黑龙江兵团的文件中是这样明确的:撤销后的兵团现役军人,军师级干部由军委和总政治部及沈阳军区统一安置,团以下干部原则上愿意回原部队的,回原部队继续服役或转业安置,愿意就地脱军装留下的,由农场总局妥善安置。
  在中央文件已批复、未向下传达之前这段时间,沈阳军区相当一级的人到北京找到了当时主持军委工作的领导,心怀叵测地对他说:“兵团撤销了,那些原来在军区的人就要回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呀,让他们就地留那儿吧。”此领导说:“军师级干部由总政和军区分配安置,团以下干部都就地脱军装,统统留在那里。”
军区的这人把此当成圣旨,马上给家里打电话,说老首长有新指示,兵团的团以下干部就地脱军装,军区各部队一律不准接收。当时,军区肖全夫副司令员,正要和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楚农田及军区干部李光云副部长,一起乘飞机去哈尔滨,向兵团传达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关于兵团撤销和现役军人安置的文件。肖副司令一听,心想,这不是违背中央的精神吗?我去了不是找挨骂吗。他告诉秘书,把飞机票给退了。最后,只好由楚农田副主任和李副部长两人,带着秘书和警卫员来到兵团,向兵团团以上干部传达中央文件。
2,传达大会悲壮
   传达文件的会场就在哈尔滨的北方大厦。兵团三大部首长和六个师的师、团主要干部全部集中在这里参加会议。6 7团是车政委和蔡团长去的。
   当楚副主任念到撤销兵团时,毫无思想准备的各师团干部,个个都楞住了。稍顷,会场上下哭声一片。团长和团政委们一个个捶胸顿足,抱头痛哭,气氛十分悲壮。
   八年来,这些现役军人听从党的召唤来到北大荒,他们为准备打仗而来,后转为生产建设。他们和农场职工和下乡知青建立了深深的感情,他们的身心已经和这片黑土地融合在一起。他们不愿意就这样的离开。他们的心彻底凉透了。
   就连在场的颜文斌司令员、蒲更生副政委等老首长,都哭成了泪人。当时的悲壮场景,就是铁人也会流泪的。
当楚农田主任念到现役军人的安置时,他说:“军师以上干部由总政和军区负责安排。团以下的干部原则上统一就地转业”时,颜文斌司令员马上插话:“中央文件不是说团以下干部可有两项选择吗?怎么又改了?”楚主任一脸严肃地说:“这是军委首长的新精神,必须认真贯彻执行。并马上找一个团做试点,取得经验立即推广。”会场乱了。
   有个团长站起来,就像电影《南征北战》中的战士在凤凰岭一样高喊:“打电报给毛主席!告诉他老人家别解散兵团了,我们要干出个样来,给毛主席汇报。”他这一喊,下面呼啦站起一大片,异口同声地跟着高喊。
楚主任用手使劲拍拍桌子,不耐烦地说:“解散兵团是中央决定的,是大趋势,谁也改变不了。”他的这种态度,让团长政委们怀着悲伤和失落的心情,带着心中的一团团疑虑,散会回家了。
    上述情况67团去的人回来根本没讲,要不是事后我的内线打电话,恐怕至今仍蒙在鼓里。
    我得到以上信息后,只给我一个军来的那主任简单说了一下。他还将信将疑。我们两人于是决定去师找原政治部刘主任了解情况。
    记得是下午从金边乘吉普车出发。我俩没给任何人说。到达九三已是晚上9点多,我们就直奔刘主任的家,见他正在与几个人打朴克,我来了气,就说“刘主任,你好清闲哪。你知道吗?我们为什么这么晚来找你?我们都急成啥样了”?他一看就不打了。对我们俩说:“你一个主任一个参谋长不在家里站岗,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有人给你俩说什么哪?”那主任说:“现在还叫你刘主任,你要不给我们说实话,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刘主任一看不好,态度转了180度,忙请我俩坐下慢慢说。我只问他:“兵团黄了要怎么收拾我们?”他只得一五一十的给我们俩说了实话。情况与前面得到的信息差不多。他叫我们回去等消息。我俩没在九三住,连夜赶回团,到家已是凌晨5点多。
3,坚决斗争,试点失败。
   1976年12月从18连蹲点回团不久一天晚上接到内线电话给我说了以下情况:
   1)沈阳军区派政治部干部部李光云副部长带着沈阳军区所辖的各野战军、各省军区的干部处副处长和干事,和兵团的段景岳主任,马汝川、袁天禄副参谋长,后勤部赵宝全部长,后勤部刘子文副政委,干部处长于勋,直工处长于虹南等人员,组成兵团现役军人安置处理善后工作组。六个师都由各师的师政治部主任担任分组长。
   2)工作组先把兵团二师十一团作为试点。工作组找十一团的团以上干部先谈话。下死命令叫一律就地转业。十一团的干部集体提出抗议。有的人闭门不出不见,有的去外地看病住院去了。交接不了,全团瘫痪。
   3)原农场干部非常气愤。他们反映到总局和省委。省委书记杨易辰又把情况如实反映到了沈阳军区。
我听后去给那主任说了说。那主任听后说:“有门!”。
   1977年春节后接报:主要有以下几点(记录不全):
   1)军区李光云副部长来到兵团工作组听汇报。工作组由二师副政委兼主任张玉恩负责汇报。张主任一坐下,火不打一处来,指着李部长鼻子说:“你们上级不按中央文件精神办,随便修改国务院和军委的关于团以下干部的安置的规定,完全违背中央精神,不得人心。地方干部对你们的做法很有意见。”李副部长哑口无言,十分尴尬。
   2 )工作组的组长段主任见此情景也为难。他建议李副部长回去请示军区是否再好好研究一下。”
   3)李副部长一看,再继续开下去,将无法收场,只好草草结束了汇报会,带着发生的问题,不得已又回沈阳研究去了。
    这个信息我没对任何人说。
4,大获全胜。
    1977年5月又接报:军区党委认真听取了李副部长反映的情况,以关心和爱护干部出发,以安定团结的大局为重,正确安置好现役干部。以前不算,还是按中央文件规定办。
    我听后高兴的说:“好消息!”赶快将此喜讯告诉了那主任。他说:“二师的同志应记大功。”
5,鸣锣散兵,妥善安置
    1977年7月师刘主任来金边一个一个给军人谈话,征求个人意见,愿回部队,回部队;愿留下就地转业的,由他负责与各农场局协商后,再征求个人同意后办理转业手续。在与我谈话时,他把我克了一句:“就你鬼!”就这样,军人们总算得到了妥善安置,皆大欢喜。
   就地转业1人:生产股苗股长;
   不脱军装到嫩江局武装部1人,通讯股赵股长;
   到北京市音河劳改农场1人,倪副团长;
   到农场总局浩良河化肥厂1人,作训股长刘惠杰;
   到农场总局佳木斯肉联厂3人,他们是:干部股王股长、保卫股赵股长、后勤处刘协理员;
   到嫩江局机关1人,政委车颜和;
   到嫩江局科研所1人,政委张金兴;
   其余的回了部队,他们是:蔡团长、谭参谋长、那主任、后勤陈处长、管理股陈协理员、军务股史股长、军务股李副股长、组织股长王福、政治处李副主任、财务股李股长、运输股×股长、物资股赵股长、医院邓院长共13人。
   在此前,病故1人,管理股余成华股长;复原1人,管理股×协理员。
   1977年12月,金边农场为现役军人举行了盛大的欢送宴会,大家一一惜别,然后各奔东西鸟投林。
这就是67团现役军人的历史。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