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 金边之行
作者:侯建民 加入日期:2011-10-7 录入:李余康 点击:2375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 金边之行
作者:侯建民 加入日期:2011-9-27 录入:李余康 点击:488
--------------------------------------------------------------------------------

    查哈阳之行仅有的一夜还是在鼾声中度过的,也许是昨夜大家喝了太多的酒,也许是几日舟车劳顿疲乏,导致四个人的房间鼾声也很显水平,上洗手间后,勉强睡到了天明,楼道里已经有了动静,想起昨日拿回的那兜鸡蛋,迅速爬了起来,把鸡蛋发给每人两个正好吃早点,我们一行四人也出去草草吃了早点。
    刚给金边的杨书记挂了一个电话,杨书记的车迅速到了旅店前。这次查哈阳之行的重中之重金边砖厂行开始了,大家都有一点兴奋,因为情结的结点在那里——金边砖厂和那儿的人。
    道路的改善着实拉近了出行的距离,大轿车在杨书记小车的引领下,最多十五分钟就到了金边农场厂部(原六十七团的团部),车子从王岗屯一下来就看到了那些建筑,大家开始不由自主的放大了说话音量,一口烟的工夫,就到了场部,人们开始喊着指点,这是那,那是那,声音有点乱。车头拐弯后,没开多远就到了团机关大院,车子不得不停下来了,一阵响亮的鞭炮声,夹杂着浓烟,挡住了车子的去路。往车下望去,至少有四五十人在车下夹道欢迎,他们鼓着掌,有的挥动着双臂,以表示迫切的心情。
    车停稳后,下车的人和迎接的人迅速搅成了一团,问候和惊喜的大叫声此起彼伏, 握手 拥抱和用力的拍肩是随处可见,从人们的脸上看得出,这三十年久别, 并没割断彼此的情感,尽管有的老面孔一时回忆不起来,终究难以挡住陈年旧事的回忆与召唤,而且,从中激发出来的情感更像是喝了高度酒一样,让人感到发自内心的冲动与沸腾,最激动的莫过于陈学理,快八张的人了,高兴的像个孩子,稀不楞登的几根胡子,也翘了起来,腿脚利索的在人群中疯狂穿梭,和知青们一一见面,生怕落下谁似地。
    为了抓紧时间,怕耽搁了旅游公司的安排,招呼大家合影后启程去砖厂,可目前这种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说得正起劲,分别有多少台相机,似乎也不够照,每台相机前不断地增减人员,谁持相机,也让你弄个手腕子酸,大声说话都听不见,场面有点失控。集体照太难了,最后,几个人一起大声呼喊才将大家拢到一起勉强照了几张合影,就这样还有好几位没进来拍照。(进照片的整六十人)这张照片来得太迟了,原本有许多人可以进来,他们有的已经搬离了此地,有的已经魂归天国,此时,大家心中的遗憾是难用语言表述的,现在照片中的人,有的不可能再有机会回来,那踉踉跄跄靠人扶着勉强站立的人,今后的路还很艰难,这照片连同这身后的建筑也许会被收藏,但对于每个人来说,留下的却是新的结,和这美好的深深地回忆。
    有几个老战友也跟着上了车,一同前往砖厂故地,大客车往北掉头后左转直奔砖厂而去,一下坡看到了西沟子那座小桥,这时,大家似乎想到了什么,沟两边的田地,变得黄绿相间,一行行树木将长满农作物的田地横竖隔了起来,显得很有层次感,像一幅图画,的确看不到记忆中的荒凉。大客车行进到坡中间时,前面已经是无车辙了,只得停在那里掉头等待。下车后只见人们鱼贯而行,个个行走如飞的向山头奔去,在一座破房子跟前停了下来,人们在辨别着方向,方位,捣鼓着哪儿是原来宿舍位置,哪儿是食堂,为了找那眼井,所有的人在杂草中找来找去,其实人们力图用回忆找回过去的时光,要知道这毕竟是砖厂知青共同生活过的地方呀!
    有几个人用兜子装了许多土,听说昨天老梅他们带回去十几斤土,郭大宏兴奋地大声讲,要告诉自己的儿子,他死后将这土放到他的骨灰盒里,以释情怀。这些举动,没有一起经历的人是很难理解的,为什么沧海桑田过后,人们还有这样的黑土情结!?  因为,这里有他们青春年华和憧憬的梦,有他们痛苦磨砺和甜蜜的时光。
    从砖厂故地大家的合影中不难看到,人们是那样的激动,那样的开心,曲木匠把自己提前写好的书法作品摊到了地上,大意是祝贺此时此地人们故地重游,可惜时间关系,没能将其布置起来拍张照片。人们被强力的呼唤招呼下了山,上车后大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还有遗憾的是:挺好的隧道窑怎么就拆没了那,人们似乎对变迁还不能从感情上完全理解。
    分场杨书记和厂长早在餐厅等候着我们回来吃午饭,本来摆六桌足够了,可当人们涌进餐厅的时候又多出了许多相送的人,只得加筷子加座,整个餐厅把上午机关大院那毫无章程极度兴奋的会见又挪到了这里,金边场长只简单地讲了欢迎词,不久就被人们的话语所淹没。席间吃菜是一种浪费情感,主要是各桌互相劝酒敬酒,直喝到兴奋点一一显现出来,本来就黑黑的面庞,加上酒劲脸上更显黑里透红,还在大口大口的干杯,唯恐错过了今天。人们都埋怨,所剩的时间太少了,劝大家多留一天,这真挚的感情从话语中不断的流露,将整个餐厅渲染的像办喜事一样热闹。用餐从十点半一直持续到十二点半结束,真是没有不散的宴席呀。
    出发的车久久不能启动,送人的人在车里不愿下来, 该走的人不能情愿上车, 大家都说个没完,这可急坏了司机,着急地向雅文抱怨,生怕耽误了下面行程时间,人们不得不做最后的告别了,此时,车上车下都在喊:再见!再见!人们的眼睛开始湿润,忍不住的只好强回过头来作罢,大客车缓缓地驶离了原地,直到拐过弯来看不到相送的人群,大家才一一归回到座上,但是,大家的心情看得出久久未能平复下来,眼望越来越远的金边,每个人心中的情结不知是做了了结,还是,仍是一个结。
 
难以平静的心情
 
讲述砖厂变迁
 
我们曾生活在这里
 
金边,我们回来了。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