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PINSHI: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作者:PINSHI 加入日期:2011-9-19 录入:顾龙 点击:1894
PINSHI: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作者:PINSHI 加入日期:2011-9-8 录入:李余康 点击:188 
--------------------------------------------------------------------------------
 
PINSHI: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作者:PINSHI 加入日期:2011-9-8 录入:知青 点击:4 
--------------------------------------------------------------------------------
 
                                              æ•…土变迁



      æ ¹æ®å®‰æŽ’,21日是联谊会交流汇报的工作会议,然后当天赶到齐齐哈尔住宿,顺便与居住在齐市的老领导见见面,第二天一早再启程去查哈阳。
      åœ¨æˆ‘的心中不起眼的拉哈火车站是难以忘却的,那年的专列就停靠在拉哈,我们在此换乘解放牌的大卡车去的兵团农场,由此注定与其有着不解之缘。这次行程没有从拉哈过,因为横躺在拉哈与查哈阳之间的嫩江上还没有建造桥梁。我们的车是从齐齐哈尔过河向北到东阳,然后转道去平阳进入查哈阳的地界。这条路避开了坐渡船,可以节省不少时间。车经过平阳时,看到的还是原先的那种十字街头,似乎变化不大。我对其影响不深,只记得有个平阳书店。我在连队小学当过老师,曾经因联系教材而知道这个书店,后来有机会到平阳总要去书店看看,以满足一点求知欲。
      è½¦è¾†ä¸€è¿›å…¥æŸ¥å“ˆé˜³å†œåœºçš„大道顿时眼前一亮。横跨公路的电子显示屏打出了“热烈欢迎原50团知青回访第二故乡”的标语;宽敞的路边警灯闪烁,三位英姿飒爽的女交警齐手敬礼;农场的郭书记亲自在路口迎接我们。受到这样高规格的礼遇,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
      åœ¨å†œåœºçš„迎宾大道上,两边建筑吊塔林立,不少工程尚在建设之中,路中央的花坛和间隔矗立的一批雕塑特别显眼。农场的领导还风趣地说:那个三人组合的知青塑像中前面那位昂首挺胸的女知青的原型就是刘铭君。这句话引来了大家极大的兴趣,忙着在塑像前摄影留念。我也沾光和铭君等人一起留下了这张极具时代反差的合影。
      ä¸€è·¯ä¸Šåˆ°å¤„可见金色的稻田,农场已经不种小麦、大豆之类的作物了,几乎全是水稻田,因为这里有得天独厚的渠首灌溉区。当我们参观农场的水稻育种基地时更是令人振奋,水稻的亩产量已经与南方不下上下。宝森曾在七连担任过指导员,那边小土包地较多,他深有感触地回忆,当年用推土机平整土地也为查哈阳的水稻种植打下了一部分基础。我在连队曾经驾驶拖拉机拉着水爬犁在水田中来回平地,但这只是为播种局部找平而已。
      æ°´ç¨»è¿˜æœ‰åŠä¸ªæ¥æœˆå°±è¦æ”¶å‰²äº†ï¼Œå¬è¯´åˆ°é‚£æ—¶å€™åœºé¢æ›´ä¸ºå£®è§‚,地里康拜因欢快奔驰,大卡车则穿梭运送稻谷,这才显现出现代化大农业的壮观景象。这不由得使我想起那年驾驶康拜因脱粒水稻的情景。那年头时尚用小拔锄代替机械锄地,用小镰刀代替康拜因收割粮食。当人工把稻子放倒后,要等到十一月份大地上冻了才能把康拜因开进稻田脱粒。这是半机械化的运作,一部分人一叉叉把水稻挑进机器入口,一部分人在出粮口用麻袋灌装,另几个人在后面整稻草。在秋冬刺骨的寒风中,一帮知青们脱掉了棉袄拼命干着,冒出的热气马上在胡子、眉毛上结成冰霜,后背也是直冒凉气。大伙实在太累时,干脆几个人抬起一大堆水稻一下子扔进入口处,康拜因被噎住歇火了。只见大家把叉子一扔,找个避风的草堆就猫起来了。这时候轮到机务工忙乎了,尤其是我们当学徒的马上要钻到入口处一把把抠出夹住的稻草,有的则在另一边反转皮带轮,帮助吐出稻草;还时还要爬到里面把筛子上杂物掏干净。等处理好这些后再发动机器挂上档重新运转起来。我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在一边已经歇得差不多的知青们这才上阵重新干起来……
      å†œåœºæ­£åœ¨å…´å»ºçš„具有欧式风格的住宅和公共的接待中心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据说为了规划设计,农场领导甚至到过上海松江的泰晤士小镇考察学习。对于农垦总局提出的一个农场建一个小城镇的宏伟蓝图我是深表疑虑。但是,在查哈阳看到了这种新型城镇的雏形,不能不感到一点惊喜。当然,小城镇的建设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实现的,特别是建立起适合当地特点的城市化管理更为复杂。场部早晨的贸易集市虽然热闹,但还是像农村乡镇的路边设摊那样杂乱;我们下榻的农场招待所没有热水,没有宽带,这明显与城市化建设不相吻合。
      å†œåœºçš„文化生活氛围正在发生变化。清晨广场上打拳的、跳排舞的已经显露出城市生活的节奏;晚上的广场文艺演出也十分丰富多彩。这期间正值庆祝建党90周年,在6月至8月间农场大约安排了有20 æ¥åœºæ¼”出。我们到的当天晚上是由水务局主办的邀请齐市曲艺学院的师生专场演出。由于知青返乡团的到来,节目中特别插进邀请邹小霏上台演出,他的保留节目“北大荒知青之歌”的朗诵片段博得了满场喝彩。然而,会场上小孩窜来窜去,还有点像当年在连队看露天电影那种感觉。【待续】

50转录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