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1】
作者:品石 加入日期:2011-9-18 录入:顾龙 点击:1893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1】 
作者:品石 加入日期:2011-9-6 录入:李余康 点击:199 
--------------------------------------------------------------------------------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1】 
作者:品石 加入日期:2011-9-6 录入:知青 点击:5 
--------------------------------------------------------------------------------
 
                          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è¿”乡途中
    
    é£žå¾€å“ˆå°”滨的航班按时起飞了,机舱内一阵忙碌后随即安静了下来,我微微闭目靠在椅背上养神。离开当年北大荒兵团已经三十多年了,一直没有机会回访生活了将近十年的第二故乡。这次8月20日到23日知青联谊会有个活动可以回查哈阳农场看看,为了能够赶上这趟行程,我还特意把安排我上法律培训的课程时间往后挪了两天。
    é£žæœºå¼•æ“Žçš„轰鸣声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了1968å¹´8月21日上海的火车站。这天红旗招展,锣鼓喧天,站台上人山人海。我们这群被批准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士们穿着崭新的军装,在同学、家人的簇拥下登上了北上的列车。我清楚地看到人群中母亲已经红肿的眼圈,但是一种迎接新生活的兴奋心情似乎完全淹没了离别的伤痛。我们格致中学的几个同学还模仿着《年轻一代》电影中岚岚奔赴祖国大西北地质勘探队时的场景,在车门边频频向亲人、向同学挥手告别。我至今还保留着记录当时我们满怀激情的那张照片,以至于现在知青编辑老照片集时几次被选中登载。
    é‚£æ—¶ä»Žä¸Šæµ·åˆ°å“ˆå°”滨的专列大约需要五十多个小时,而现在空中的飞行不到三个小时。在简单就餐后,只见飞机的舷窗外飘过的朵朵白云下已经显露出了郁郁葱葱的东北大地;过不多久,就见到了蜿蜒曲折的松花江,这久违的故土似乎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丽华在舷窗边上兴致勃勃的拿着相机不停地拍摄。
    è¿™æ¬¡æ´»åŠ¨ç”±å“ˆå°”滨知青联谊会组织安排,飞机刚降落我打开手机,接站的杜廷富已经在联系我了。分别多年,只是去年廷富到上海见过一面,除此之外就是在我们知青网上天天相遇。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廷富不停地在叨叨,我很佩服他出口就是一套套的东北磕。我们知青大返城后,他还在农场当了有五个年头的连长指导员,度过了那段难熬的“牛郎织女”两地生活。也许是在基层的磨练,才使得他的口才这么出色。
    1975年上半年,我跟着高营长带领的工作组来到二营十一连开展“基本路线”教育运动,那时廷富是连长。认识他还要早些,我们十连与他连队只有5、6里地,况且他还和我们连队小卖店的哈尔滨女知青对上象了。那个年头知识青年可不太好当生产连长,不仅要管好几百号人的农活,而且自己还得身先士卒干在前头。一旦搞起运动,要提高“思想觉悟”的对象大多是连长,而不是指导员,廷富也不例外了。每当结束一天繁忙的工作后,晚上全连开会时他就得进行“思想爬坡”,深刻地批判“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的右倾思想。虽然气氛已经不是“文革”初期那样,相对温和多了,但是在这种场合下一连之长总有点下不了台。反正我们有营长带队,有什么问题营长扛着,我只是跑跑腿、写写简报的。现在见面谈起那段往事,廷富显得挺大气的。
    åœ¨æ™šä¸Šèšé¤æ—¶ï¼Œåˆè§åˆ°äº†äº¬ã€æ´¥ã€å“ˆå„地联谊会的代表。当年我是在基层连队,没有到营部、团部工作过,熟人圈子不大。现在担任我团知青网的管理员后,才逐渐认识了原来我们五十团许多久闻大名的一些知青战友。例如,曾听说与我同期去兵团的光明中学存忠大哥能力很强,离开兵团后担任了哈尔滨市的领导,但是与其并没有很多接触。但是每每得知知青中有出类拔萃的人物出现时,也会不由得向人夸耀一番。说来也很巧,我在华东师大担任过工会主席,下面有个系的部门工会主席的名字中有“存正”两字,我就吹嘘起存忠了,结果交谈后竟然得知其是存忠的哥哥。这令我感叹不已,世界之大又是如此之小。
    è¿™æ¬¡è¿”乡之旅又勾起了一些共鸣。同一个餐桌上在四十三年前一个专列从上海到查哈阳的有四人,存忠说他是他那节车厢的临时连长,都是光明中学、培光中学等学校的,其中就有金世杰、张丽华;我们格致中学和市六女中等学校是另一个车厢,后来都分到二营了(又名“新立农场”)。为此,这次返乡我们四个人又多了一层特殊的纪念意义。【待续1】50zl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