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重返查哈阳的回忆【2】
作者:zhumsh 加入日期:2011-9-16 录入:李余康 点击:2102
zhumsh:难忘查哈阳——重返查哈阳的回忆【2】 
作者:zhumsh 加入日期:2011-9-5 录入:李余康 点击:318 
--------------------------------------------------------------------------------
 
zhumsh 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â€”—重返查哈阳的回忆【2】 
作者:zhumsh 加入日期:2011-9-5 录入:知青 点击:6 
--------------------------------------------------------------------------------
 
                                     ç¬¬ä¸€é¡¿æ™šé¤
    è¿ŽæŽ¥æˆ‘们的有连队领导,刘振肯定在,(还有谁?)还有1968年来的知青,蔡黎玉肯定在。(还有谁?)
    â€œå¿«è¿›å±‹åƒé¥­ï¼â€æˆ‘们低头走进了一幢土房,啊!我怎么会有看电影《智取威虎山》的感觉,走在食堂里高低不平的泥地,看到几张圆桌上已上好了饭菜。奥!主要是每张桌子上因为停电而点上了几根蜡烛,昏暗的烛光照映着变形的脸。没有凳子,只能站着吃。饭菜还可以,只记得有大土豆蘸白糖,是因为上海人喜欢吃甜的,很感动!
    ï¼ˆåŽæ¥å¬è¯´é—µè¡Œä¸€æ‰¹æ¥æ—¶æ²¡é¥­åƒï¼Œæˆ‘们是很有幸福感了。) 

    è¿™æ¬¡å›žåŽ»æ—¶ä»Žç”˜å—走的,当大巴进入到海洋农场的地域时,车上一阵激动,“一连、二连。”“啊!营部到了!”老房子依稀还能认出来。过了四连到五连了,要左转进去才是七连,只能先遥望一下,我们这次去要住在查哈阳总场。原七连指导员李式新和史德亮、王秀洁夫妇早已来过电话,他们都在总场等着呢! 

                                    ä¸¤ä¸ªæ˜Žç”Ÿ
    è¿™æ¬¡æˆ‘们住在查哈阳总场,是我的第二次。第一次是住在原来的团部医院,我曾经在那儿住过院。
    é‚£å¤§çº¦æ˜¯1971年时,我发高烧不退,吃药打针也不管用,连队就用罗马头将我送到营部卫生所,上车前一起床吐了一次,路上一颠簸下车又大吐一次,昏昏沉沉上了病床,浑身用酒精擦还是不见效,高烧40.06度还是不退,营卫生所又将我转向了团部医院。
    é™ªåŒæˆ‘的是杨明生,我的同名兄弟,大家叫他阿明。阿明是通讯员,他每天要来回于连队与营部之间,为我们知青传递亲人的讯息,每天有人找阿明:“杨明生,有信吗?”(天津口音)阿明是七连的大众情人啊! 

 é«˜çƒ§ä¸é€€ï¼Œè¿™æ˜¯å’‹å›žäº‹å‘¢ï¼Ÿæˆ‘有点犯愁了。阿明陪我找了医生,开了方子、配了药,递过开水,一小片药先吞服了,他把我安顿在临时座位上,去为我办住院手续了。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开始出汗了,而且越出越利害,擦汗的手帕拧出好多汗,人也感到舒服了,到阿明回来时,我已经退烧了。这是什么药,这么管用?这要问阿明了。现在想来可能也就是阿斯匹林之类的常用药吧。
   
    æ—¢ç„¶æ‰‹ç»­å·²ç»åŠžå¥½äº†ï¼Œå°±ä½ä¸‹å§ã€‚这下好了,没事了,每天吃点药,观察一下。两个明生白天到商店买罐头、糕点等食品补身子、解解馋,晚上一头一尾挤一张床,医生、护士来查房也不知谁是病人。一个星期把我们俩一个月的工资全化没了,对不起了,阿明! 

  ç¬¬äºŒå¤©ä¸€æ—©ï¼Œæˆ‘们在总场谢副场长(原七连谢连长的儿子)和李式新的陪同下,兴致勃勃地启程前往七连。从公路到七连的路要铺水泥路,幸好这一段还没有浇上,否则到不了七连了。
    å•Šï¼å°ç™½æ¡¥åˆ°äº†ï¼ä¸ƒè¿žåˆ°äº†ï¼è¿™ç‰‡ç†Ÿæ‚‰è€Œåˆäº²åˆ‡çš„土地! 

      ä¸ƒè¿žçš„屯子坐落在五十团的东北角,从地块来说是在一用地上。原来在北头还有一个屯子,叫北屯,北屯集中饲养了猪马牛羊,远近闻名,七连又叫小牧畜就是由此而来;而在东南屯住户不多。
    â€œçŽ°åœ¨ï¼ŒåŒ—屯和东南屯都拆了,没有了。七连所有的地全部都种水稻了。……。”李式新一路上为我们介绍着。 

                                            æ‹‰å°è½¦
   
      è¯´èµ·ç§æ°´ç¨»ï¼Œå¤§å®¶éƒ½ä¼šé©¬ä¸Šæƒ³åˆ°æ‹‰å°è½¦ã€‚这小车是用木头制作,水稻播种用的,上面有一个兜,有四个孔是轱辘转起来时稻种漏下去的,轮子也是木制的,一个人在前面拉车,另一个人跟着沿着轮子插上柳条做记号。要知道,这是在水田中拉车,而初春播种时,水面上还结着冰,上身还穿着棉袄,脚穿农田鞋咬咬牙下去,冰冷刺骨。
    è®°å¾—我们五排缪恒银、于连顺等人和我都是拉小车的水牛。一个上午还没干完,肚子已饿得咕咕叫,中午送饭车一到,从水里上来,风一刮人更冷,打好饭马上猫到沟里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连队发每人二俩白酒,我不会喝酒也得喝了几口暖一暖。一吃完饭我们马上又起身继续干,因为只有继续拉才不会冷。这是革命加拼命啊。

    æœ€è¦å‘½çš„是女同志个子矮,水田里有的地方很泥泞,有个坑一下陷了下去,真的很惨。有人就因此得病了。
    æ°´ç¨»æ’­ç§æœ‰å‡ ç§æ–¹æ³•ï¼Œåœ¨åŒ—大荒那么大片的田里,原来用大把扬是很合理的,还是合理密植;用机器在旱地播种再灌水,因为地不平而机器盖土后有些水稻长不出来;还有就是暖房里育秧后再插秧,这活忙不过来,只能用在部分试验田和种子田。而拉小车这样的播种方法当时是为了使水稻成行,真不知是谁想出来的,真坑人!水稻成行了,夏天还要挠秧,在水田中撅着屁股、用双手在泥中挠,也就是抓一遍,起到锄草的作用。
    æ‹‰å°è½¦æœ€èµ·ç æ‹‰äº†ä¸‰å¹´ï¼Œæˆ‘是年年拉呀,一年都没拉下。我们真是革命的老水牛!【 å¾…ç»­2】


50zl 
 
 
DSC00660
 
DSC00666
 
DSC00716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