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钟安京:故乡行
作者:钟安京 加入日期:2011-9-14 录入:李余康 点击:1814
钟安京:故乡行 
作者:钟安京 加入日期:2011-9-5 录入:李余康 点击:270 
--------------------------------------------------------------------------------
故乡行 
作者:钟安京 加入日期:2011-9-5 录入:知青 点击:6 
--------------------------------------------------------------------------------
 
    2011年八月中旬,我踏上了回“家”的路。回一趟我41年前离开的第二故乡---查哈阳金边农场六队(俗称大西山)。这原本是一个长期的梦想,一个挥之不去的心结。
    在我人生经历里最磨灭不掉的记忆中,有一段经历是短暂的,但它是刻骨的,就是作为知青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7团的历史。这就是让我决定一定要回去看看的原因。
    那天早晨七点多钟自驾车从五大连池出发经讷河赶往查哈阳。行前做了点功课,从路书上看大约是220公里驱车约3个半小时即可到。然而事情不那么简单,车过讷河不远就碰上断路维修,维修牌子指示需下路绕行。这时随身携带的GPS导航仪也出了点问题,于是车子钻进了茫茫村道间,但见车前车辙沟壑,车后暴土狼烟,时不时还听见车托底的磨擦声,不免有些紧张。中途几次企图返回原主道上,但都无功而返。前后也有几辆同方向的车,从牌照上看也都不是当地车。其中走到一个村庄但见一辆北京牌照的SUV横陷在路中间动弹不得,司机还是一个单人,我原本想帮他拉拉车,可惜两车谁也没带绳子。只好带他去找当地老乡用拖拉机拉车了。最后七拐八拐才“逃”出了乡间土路,绕行了3-50公里却耗时近3个小时。
    直到中午12点多我突然看到了一条宽宽的河,这就是诺敏河,嫩江的支流之一,在一个水闸边上矗立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书写着黑龙江省查哈阳农场,我的心一下子舒展了很多,到了,终于到“家”门口了。当年多次穿越这条河,从拉哈到金边来回一定要渡过它,但那时没有桥,全靠大摆渡轮,河水的颜色当年是绿色的,现在是黄色的,看着涛涛的河水奔腾而下,我真的很激动,尽量从记忆中搜寻与眼前相同的一切。回“家”心切拍了几张照片就驱车前行。
    穿过平阳镇几公里后就来到了原55团部所在地,这里变化太大了。当年的痕迹一点都看不见了,同大城市完全相同的高层住宅拔地而起,宽阔的街道干净整洁,路边的商店林立,人们悠闲地在街心公园休息。当年在拉哈下火车分到连队路过团部时,那带泥的水泥板路无论如何你是找不到了。继续西行在甘南与金边的分叉路口北拐。这里西距甘南县城72公里,北距金边分场17公里。向北行是柏油路,但据说是今年雨水多,重车将一部分路面压坏,翻桨,以致这十几公里不能快跑。在个别地方还会托底,车轮空转,带出淡淡的胶皮味,怪吓人的。但在行驶过程中满目的绿水青山让人心旷神怡。路边一望无际的水稻正在抽丝拔穗一片灿绿金黄。一条贯穿南北的水渠就在公路旁,它让我想起了当年修水利会战查哈阳,天寒地冻知青抡锤打扦,放炮炸土,一尺一尺地修成这水渠的情景,至今它还发挥灌溉的作用。
    车来到金边分场所在地,这就是当年的67团团部吗?变了,找不到40多年前我离开兵团时的印象了,犹记得离开前曾在场部同学宿舍里住了一夜。很显然,土地还是那块土地,地上建筑物的变化,让你找不到大脑中与之相匹配的图象,看上去是那么的陌生。我在驾车过程中极力地搜索几十年前哪里有一个大弯,哪边有一大片草旬。到金边2队村前左拐,噢,对了,大方向没错。而再向前行却冒出来了一个小水库?这让我很诧异。水面看上去不是很大,大约有4-50垧地那么大,在山坳中,但非常美,周边种植着大片大片的树林和玉米,偶见一些小鸟,一支机械施工队伍正在湖边忙着什么。然而水泥板路到此为止了。我隐约感觉到我应该离大西山很近了。远处可见一移动电话信号基塔,我猜那里应有人家(因为我也是干这一类似专业的)。车子沿着崎岖山土路前爬,迎面下来一部捷达车,呵呵,这地方错车可有难度,但我还是向他打听一下大西山还有多远?“翻过坡就到了”,车里的年青人满脸疑惑地说。也难怪,我毕竟开的不是“黑”字头的车,张嘴一问人家就知是外地人。
    车子终于爬到了坡顶(这不是我当年当知青进大西山的那个样子,后来我才知道前村正在修路,我的车开到村后面来了),一个油库在眼前,当年我在这个连队当拖拉机手时就到过这附近,来给机车加油。车缓缓地驶近村庄,我仔细地搜寻记忆中的那个村庄的依稀模样,但几乎看不到什么旧的痕迹,也不知往哪里走。这时迎面走来几个放牛的乡亲,聊了几句,但三、四十岁的人很显然对我在这里的那个年代什么也说不清楚。这也难怪,毕竟我在这里战天斗地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出生呢。前行几步,向路边一乘凉的老大爷打听,他把我引进了一个人家。家里的主人叫胡元军,现在是金边六队的领导,看上去约41、2岁的样子,人长得很结实,憨厚。一提起是当年的知青,他就非常热情地把我让进家门,见到了他的母亲,我简单地告诉她,我是69年到这里来的北京知青,在大西山工作生活了一年多,认识这里的山山水水,认识这里的乡亲;在贫下中农的关怀下,在连队领导的带领下,在这里结结实实地种了一年粮食。从开地,耙地,压地,到播种,撒农药,再到用“康拜因”联合收割机把麦子、黄豆全打回来。还有玉米的中耕,除草。样样农活干一遍。我初到大西山干的第一件农活就是到地里收玉米,把掰下来的玉米一筐一筐地送上“站车”拉回场院。我离开大西山那天,又是在场院上给玉米脱粒。因为那时年龄小,不太懂事,在连队里呆的时间又短,所以连队里大部分老职工都不太熟悉。只记得连长叫周绍民,绰号大吵吵。机务排长姓杨,我学机务时,开的是84号“东方红”,师傅叫高玉丰,李学文。师哥是陈德义。胡妈妈拿出自家种的西红柿款待我,我给她照了几张照片准备带回北京给同学们看看,看大家是否还认识她。我请胡元军带我在村里转转,到场院看看,他告诉我场院已经不用了,现在村里的地已经由当年的1000垧,扩大到了1500垧。但其中1000垧种了树,500垧种粮食。地都包产到户,所以大场院就没了派场。我又到原来住的宿舍去看看,但房子已改建看不出原来的模样。村里通向外界的一条水泥路正在铺设中尚未启用,这就是我开车进村没有找到原路的原因。胡元军又找了几个老职工出来与我相见,真的让我很感动。
    站在村中间远眺,山还是那片山,地还是那片地,但满眼翠绿,这和我当年到大西山时的第一印象截然相反。那时初到大西山,己是十月中旬,一列长长的车队,拉着我们这些半夜刚下火车的懵懂青年从拉哈出发,一会儿一辆车停在了团部,一会儿一辆车叉向了太平湖,直到最后形单影只的,只剩下我们这一辆车翻上了大西山的山坡。一进村车就停在我现在站的地方,当时我的心凉了一半,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怎么没有一棵树?这里怎么没有一点绿?当天晚上,我们这些新到的知青就跑到山坳里的一个大坑前大哭了一场。心理没准备,真不知这地方这么苦。
    我原本计划到村边的成吉思汗边壕去看看,但因上午绕路耽误了时间晚上我还要赶到扎兰屯去,只得作罢。
胡元军告诉我,回程路过金边分场可以去看看我的师傅高玉丰,我一听非常高兴。告别了胡元军,车子慢慢地开到金边六队办公室跟前,这房子原来是没有的,它建在了村口处,起到了迎来送往的作用。回眸再看一眼大西山,这个深深地烙印在我心底的地方,顿时心中一股莫名涌出……虽来去匆匆,但终于给我记忆画上了一个句号,还了自已一个纠结已久心愿。
    根据胡元军的指点,我很快找到了高玉丰师傅家。走进院子我看见两个年青人正在平整院地,上前打听,说在家。这时师傅从屋里走出来,我说师傅你还认识我吗?师傅在那迟疑中真的什么也说不出来。我说师傅,我是钟安京啊,说着我就上前抱住了师傅。看得出师傅也很惊讶。是啊,四十多年了,这说走就走的一个小知青,怎么突然从什么地方又冒出来了。我仔细地端详着师傅,是见老了,脸上胡子拉碴的,没有修过面,看上去师傅变的瘦小了。在我印象中,师傅身材高大,总穿着一件黑棉袄,脸上永远是笑眯眯的,一脸的憨厚。站在院子里和师傅聊起来,当年在他的帮助下如何地种庄稼,还聊起了当年离开兵团时师傅是怎样教育我的。我看到师娘坐在院子,就大声叫师娘。但这是我第一次叫师娘,因为当年在连队时我从来没有到师傅家去过,所以也从来没有见过师娘。师傅笑着说,是啊,那年你来时还是小小个儿,圆圆的脸,就知道干活,你也不串门呀。这时我脑子里也才突然闪念,是呀,当年我为什么就傻乎乎的从来沒想过到师傅家去看看,去玩玩呢,说不定还能蹭一顿好饭呢。唉,当年真是小,真是不懂事,也从没想过到师傅家去孝敬他。站在师傅面前心里十分感触,他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手把手教我生活的人,第一个真正手把手教我技能的人。那时我才16岁多点,一个远离家的孩子,在人生的道路上四周茫然,而这时正是我师傅高玉丰、李学文、师哥陈德义在生活上照顾我,在工作中教导我。使我在兵团的一年多时间里学会了驾驶拖拉机开地,耙地,撒农药。但因学车时间短,技术不高,不会在玉米地里“中耕”,也不敢,怕走不直把苗全铲了。
    该走了。心里酸酸的,眼泪在眼圈中打转转,坐在车里高声地祝福师傅保重身体。这时师傅的小孙子跑了出来,手里提着一袋自家种的西红柿,送到车上。我嗓子里真的是哽咽了。这一去不知何时再见到师傅。
大西山,金边六队,金边分场,我的第二故乡。这个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地方,再见了。
 
    
    余康留言:感谢来稿,因网站容量有限,其余照片建议上传到有关相册供欣赏。 
 
IMG_4235
 
IMG_3987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