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郝志宏:回故乡
作者:郝志宏 加入日期:2011-6-28 录入:李余康 点击:2206
郝志宏:回故乡 
作者:郝志宏 加入日期:2011-6-17 录入:顾龙 点击:199 
--------------------------------------------------------------------------------
 
回故乡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1-6-17 录入:知青 点击:2 
--------------------------------------------------------------------------------
 
   回故乡(郝志宏)

到了,到了, 马上就要到了。二00八年五月十五日晚,我乘坐的金龙豪华大客车,经过一天的奔波,终于驶进了黑龙江省查哈阳农场,心情激动,思绪起伏……
这里曾经是我的家。阔别三十三年,我魂牵梦绕的地方,终于又回来了。我迫不急待地跳下客车,寻找着每一处熟悉的印迹。

变了,变了,一切都变了。昔日的供销社盖起了商业综合大楼,昔日的大俱乐部建起了休闲广场,昔日的团部建起了农场医疗中心,昔日的团部大食堂竖起了电视发射塔,昔日的荒地上建起了小别墅。我曾经工作过的团部小饭店也被高高低低的烧烤城、饺子馆、卡拉○K厅、仓买店、服装城、手机卖场等灯饰牌匾所代替。
哎呼嘿!哎呼嘿呼嘿!……休闲广场上,身着彩装的老年人扭起了欢快的东北大秧歌。我在秧歌队伍中快速地寻觅着,没有找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四十年,说长也长,我们人生的半个历程,说短也短,历史长河里眨眼一瞬间。
一九六八年十月十九日,满脸稚气,扎着羊角的我,被知青专列拽到了这里,开始了人生扬帆起步,寻梦之旅。从一九六八年十月到一九七五年二月我离开这里,我在这陌生而又难忘的土地上共生活了七年。先后在五十五团一营九连、四连任农工,五十五团驻齐齐哈尔办事处任出纳员,五十五团第二服务队当服务员、保管员等。

我记得兵团的风是特别的硬,天是格外的冷, 头巾两分钟打透,每一位知青都戴着大狗皮帽子,分不出男女。宿舍棚顶的风呼呼在刮,墙上挂满了白霜,洗脸盆里的水如果不倒掉,第二天早上都成了冰砣。听说连队里拉回一车煤,各宿舍的知青们都端着脸盆去抢煤。哪个宿舍抢的多,就能够多烧几天。那年冬天的风太硬,我的脸上冻出了水泡,淌着浓水。冬天农闲时,知青们到田边去挖水渠,冷大劲了,搂些柴草点起火堆,真正体会到“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的真正含意。唯一能给我们温暖的是那能睡二十个人的大火炕。火炕上的行里卷一个挨着一个,沙丁鱼般地摆着,往往是炕头烫人,炕梢冰凉。我清楚的记得半夜闻到满屋的糊焦味,是炕头的一位上海知青的褥子烧出了一个大窟窿,此时她还正睡得香呢!

我不会忘记兵团生活的清苦和单调。夏天戴着不透气的大草帽铲地,无数次地想起哈尔滨马迭尔的冰棍,松花江里畅游的凉爽。冬天夜晚拉沙子打夜班时,我会想起家,想起我的床,我的书柜,我的童年伙伴,我的爸爸妈妈。秋天麦收大会战时,齐腰深的雨水浸泡着天南地北的知青,大家索性在水中吃饭,在水中解手。当年吃腻了食堂里的冻白菜汤,咀嚼着家里邮来的咸菜干,都喊着“像肉一样好吃”。
单调的生活折磨着每一位知青,变着花样打发着业余生活。每次从场院扬场归来,知青们都熟练地解开鞋带,把鞋里的黄豆粒倒在炉筒上,听着辟哩叭啦地爆豆声,争抢着把黄豆放入嘴中,直喊着“香”。每到晚上大宿舍里更是热闹,有人唱着家乡的沪剧在哭,有人读着家信在哭,有人写信时还是在哭。现在想想都是孩子,最大的十七八岁,最小的才十五岁。
洗澡在知青中是奢望,没有条件,只能在大水壶里接点热水,把湿毛巾伸进衣服里去擦 一擦。连里有一个小卖部,冻梨和柿子饼是最好的水果。为庆祝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一周年,上海知青想做一顿糖醋排骨,张罗了半个月也没弄到一膳排骨。

那年头,一封家信要走半个月,看家信,读家信是知青们最大的快乐。通讯员从营部一回来,知青们立即把他包围,疯子般抢信,找信。我带去了一本短篇小说集,在连队里一传两,两传仨,最后竟然传丢了。连队里开始连电都没有,点着蜡烛写日记,额前的流海都被烛火舔光了。那时真是美丽的青春在荒废,大好的时光在流淌。
我时常回忆起那动荡愚昧年代的印象深刻的三件事。三更半夜,毛主席最新指示发表,青年们都不得已从被窝里爬出来,穿上绿棉袄,排着队伍,举着毛主席语录,围着村子游行呼口号。然后到大食堂里,载歌载舞开颂扬会,我记得,我多次即兴跳起舞蹈“北京有个金太阳”。

一九六九年春节前夕,为响应团里“知识青年在兵团过革命化春节”的号召,我们顶着寒风来到一营大俱乐部,我代表全连知青上台发言,一句“每逢家节备思亲”,说得台下知青眼泪汪汪。第一个春节,年三十的饺子没有盘子装,都是知青们拿自己的脸盆装,没有人喊脏,那必竟是一年最好吃的饭啊。一天,我想家,躺在稻草堆上看家信,耳朵里钻进了一只甲虫,折腾了好些天才爬出来。为了争当先进,我挺起纤弱的身体,去给上山职工家属挑水,几次滑倒在井台。一位职工家着火,我端着脸盆上房顶浇水,没有想到房盖塌落,我从房子上重重摔下来。

我至今还惦记着团里的几位知青,不知道他们返城后今天生活得怎样?黄荣泉,上海知青,在团直饭店里,只有我们两人是知青。他长得白白胖胖,浓眉大眼,说起普通话来粗粗笨笨,在饭店里他是上灶的厨师,我是端盘子的服务员,每天是我报菜名,他炒菜,炒好菜后他敲大勺,我去端,有时端慢了,他急得直骂。一到休息日,饭店关了门,只剩下我们两人,他会给我一个人做伙食饭吃。在他的指导下,我学会了做溜肉段,这手艺我一直保留到今天。因小黄干活踏实,人际关系好,后来入了党,当上了服务二队的指导员。
刘康生,富拉尔基女知青。比我大两岁,武汉籍,瘦高个子,白白净净,尖下颌,一说话先笑。因暗恋一名哈尔滨男知青,得了精神病,曾在冬天跳到井里,抱着撸撸把呆了一个晚上。她因病而被送回家乡,在齐齐哈尔转车时,我看见她病得很重,大冬天,把围巾洗湿了后缠在头上。一晃三十九年没有见到她,不知道她的病好了没有?现在过得怎么样?
刘书华,鸡西女知青,父亲是鸡西市副市长。梳着搭肩长发,说话蔫声细语。我们曾住在同一个宿舍,曾一起迎着晚霞去散步,一起报怨命运的不公平。后来她返城回到了鸡西,我几次想给鸡西市公安局写信寻人,因不报太大希望而放弃。

查哈阳农场,我的第二故乡,留下了我青春的足迹,留下我太多的思念和牵挂。战友李孝民因心脏病去世,我后悔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老连长倪震已近八十岁了,癌症晚期,刚做完手术,已不能和我交流,我后悔未曾早些回农场来慰问他。

如今的农场也有让我遗憾的地方。为过度追求小城镇化建设,大杨树砍了,盖起了商品房,农场特有的“红砖房绿树趟子”景观不见了;农场把土地分给了职工,各管各的田,曾经的大机械化气派不在了;稻花香分场的职工近功求利,把知青们当年栽的大杨树都砍了,加工成薄板卖钱,看了让人既心碎又无奈;我看到除总场外,分场和连队的面貌没有太大的改善,房子依旧,裸露的土道依旧,昔日“麦浪滚滚、机声隆隆、红旗猎猎”的风采不见了。面容衰老,看了让人伤感。

回过家的人,已不再有遗憾。以后我可能不会经常回来,因为老知青没有了,老职工陆续离世,原来的房子也拆了,在这里我已经没有牵挂,但我把心留给了农场,把祝福留给了第二故乡。祝愿我的故乡风调雨顺,年丰人旺。


                                        (郝志宏)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