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找昔日的记忆
作者:李淑文 加入日期:2010-10-1 录入:顾龙 点击:3298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找昔日的记忆 
作者:李淑文 加入日期:2010-9-26 录入:顾龙 点击:327 
--------------------------------------------------------------------------------
 
重返查哈阳——寻找昔日的记忆 
作者:李淑文 加入日期:2010-9-26 录入:知青 点击:2 
--------------------------------------------------------------------------------
 
                   重返查哈阳——寻找昔日的记忆
    “查哈阳,我回来看你啦!”,这几回回出现于梦中的夙愿,在酝酿、筹备与期待中,在战友王秀慧、杜永春(一营一连)的精心策划和周密安排下,我们原五十五团二营十六连的知青,一行八人(王秀慧、杜永春、冯丽华、莫星辰、雷桂芳、陈力、李淑文等),分别从北京、河北和长春等地出发,于2010年8月2日共同会聚在哈尔滨,终于踏上了第二故乡的旅程,而得以实现。
    那里,曾是我们挥洒过汗水与泪水的地方,也是留下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的地方,如今它更是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
    三十多年啦!一直都想回去看看,看看我们青春年少时,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看看自己当年熟识的领导和战友们,如今可好;看看那儿的树、那儿的路、那儿的房子,以及那儿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还有那黑的冒油的泥土地啊!
    8月3日,在此行的首站哈尔滨,与秀慧早已联系好的哈尔滨战友们(曹凤珍、刘秀颖、官明春、吕玉春、王丽霞、张业伟、崔芳、邹方斌、盛福荣、曲维强等十人),相聚在我们入住的金谷大厦。
久别的战友重逢,尽管光阴荏苒、世事沧桑,但战友之间的感情依然是那么的真挚,那么的浓烈;聚首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磕、叙不完的情。
    在热情的哈尔滨战友陪伴下,我们浏览并参观了中央步行街、防洪纪念塔和索非亚大教堂,还乘船游览了松花江与太阳岛,并观看俄罗斯民间艺术团的表演。记得在中央步行街上,吕玉春请大家品尝了有名的“马迭尔”雪糕,崔芳则购票请我们参观了索非亚大教堂的图片展览。到分手时,已是晚上的九点钟,他们整整地陪了我们一天的时间,令人感动不已。依依惜别,又是那样地难舍难分,大家都忍不住那真情的流露。
    8月4日下午,我们乘面包车继续向着“回乡之旅”的第二站,齐齐哈尔进发。到达齐齐哈尔市时,受到了当地农垦分局工会的齐主席和吴副主席等领导的热烈欢迎,并设晚宴款待我们。出席晚宴的还有原十六连副连长张文新,她现在就住在齐齐哈尔市。想当年,能干的张副连长可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啊,她那稳重、憨厚的样子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中。在得知我们要来的消息时,她也非常激动,并多次打电话询问我们到达的具体时间,表示一定要好好招待我们这些来自远方的战友。当晚还随我们一同入住在了北大荒宾馆,与我们共枕而眠,一同回忆起那段,曾留下青春足迹、留下欢声笑语、留下无数难以忘怀的经历的岁月。她还逐个的询问了我们每个人,在离开了连队之后以及现在的一些情况。直到夜深人静,仍是意犹未尽,毫无倦意。
    次日,告别了张副连长后,在农垦分局工会的齐主席和吴副主席及妇联主任的陪同下,一路朝查哈阳奔去。
汽车开始沿着齐甘高速公路飞驰,看得出路面是新铺的很平坦,路况也很好。之后又转入水泥路上,恰逢有的路段正在修路,总之比较顺利。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心跳也仿佛加快了。当路过甘南与农场的界渠时,一块“黑龙江省查哈阳农场”的巨大标志牌,赫然矗立在道路旁。此时,查哈阳农场的党委书记郭进,知青办主任、武装部长武永久和工会主席曹培杰等,已在这里迎候我们了。于是,彼此握手寒暄,在标志牌下拍照、合影,一时间都高兴的不亦乐乎。
    继续前进,我们的汽车在查哈阳农场的大地上疾驰着。我们发现,昔日里的砂石土路已被平坦宽阔的柏油路所替代。公路两旁种植着高大、挺拔的白杨树和随风飘摆、姿态万千的柳树,远远望去满目的郁郁葱葱,路两侧的树下绽放着成片的金黄色的小花,非常养眼。
    不久,车子在总场的“袁隆平北方杂交水稻研发基地”试验田前,缓缓地停下来。眼前那整齐、开阔的试验田一望无际,株株水稻长得翠绿而茁壮。我们不由得满怀深情地走近稻田,双手捧起颗粒饱满的稻穗,亲吻着、抚摸着。大家纷纷拿出相机急切地捕捉着,一个个感人的画面、一张张满足的笑脸。无不诠释着我们对这片土地,对曾经种植过水稻的真情和喜爱。
    如今的查哈阳,水稻种植已经全面实现机械化,没有了人工打的田埂,也见不到看水员用铁锹挖渠放水了。取而代之的是由水泥修筑的防渗水渠,纵横交错于田间,整齐而漂亮。田边还井然有序地树立着一些牌子,标明了该试验田的水稻品种等内容。抬眼极目望去,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那一望无边的翠绿色几乎与天相接。空气中散发着阵阵稻花的香味儿,此刻我们的心情,感到无比的舒朗与开阔。
    参观农机中心给了我们更大的震撼。这里既有日产的插秧机,美产的拖拉机,还有合资生产的土豆收割机、玉米收割机等一大批现代化的农业机械。完全取代了东方红、康拜因、大罗马等旧式农机。真是今非惜比啊!
车继续前行,不久便到了农场的场部。下得车来,眼前豁然一亮。昔日的破旧与荒凉已荡然无存,展现在眼前的俨然是一座现代化的小城镇。
    色彩靓丽、样式新颖的住宅楼群拔地而起,高大敞亮的总场办公大楼坐落在其中明显的位置,对面是宽阔的娱乐广场,广场的中央及周边整齐的排列着一根根漂亮的景观灯。不远处,还能见到正在建设中的一幢幢新楼房和绿树映隐下的一片别墅区。
    宽阔的马路上出租车穿梭而过,许多家庭已有了自己的私家车。街道两旁各式各样的商店及各色餐饮小吃店鳞次栉比,任你挑选。
    此情此景,天壤之别的巨变,真让人难以想象!这里,用巨大来形容和概括查哈阳四十年的变化,亦丝毫都不过份。
    时近中午,郭书记设午宴为我们一行接风。席间,郭书记对当年的北大荒精神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不仅有老一辈拓荒者的无私奉献,更有广大知青对北大荒建设的巨大贡献”。还特别指出“知识青年在接受再教育的同时,也把大城市的文明带给了这片黑土地,致使这里的人们,在文明程度和思想理念上,都比周边地区超前”。武主任即兴吟诗一首,题目叫作《难忘的三十年》。词语间深刻表达了他对知青的期盼与思念,抒发了心底里那份真诚与质朴的情感。
    听说在新农村的规划蓝图中,将把学校、幼儿园、职工住宅、商业网点以及工厂、医院和政府机构等都集中在总场目前的位置。原来的连队都将种植高产水稻,即便于科学化种植和大面积的机械化作业,更利于科学化的管理。未来的查哈阳农场,其建设与发展前景会更加的广阔。可以想象,那时人们将耕作在广袤无垠的田野上,居住和生活在现代化的城镇中,生活质量将得到大大提高。我们期待这一宏伟蓝图的早日实现。到时我们一定相约,再回查哈阳看看。
    午饭后,我们顾不上休息,先到了一营一连(王秀慧老公杜永春当年所在的连队),我们受到了稻花香分场一队领导的亲切接待。切开当地有名的大香瓜,端上沙果和菰蔫儿。我们也象回到了家似的,毫不客气地抓起就吃,味道还似当年那样的甘甜、香脆。
    汽车继续向二营十六连的所在地,金光分场四队疾驰,我们的心早已飞到了连队。队领导和老职工们已在路口等候我们,当见到那一张张亲切而熟悉的面孔时,我的眼睛模糊了,湿润啦。一双双手紧紧地握着,相互辨认着,仔细端详着。他们是何传喜、顾日俊、鲁庆文、任玉琴和宋排长的老伴儿等老职工。闻讯赶来的还有屯子里的其他乡亲们。“你们怎么才回来呀,再不回来,可就见不到我们啦!”这是何传喜见到我们时说的第一句话,说的大家心里都酸楚楚的。老职工们还说道,这次“你们是十六连的第一批返乡团”,当看到十五、十七连常有知青们回来时,他们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连队的大部分老职工已退休,他们把家搬到了总场居住,还有部分职工则搬迁到了异地。四十多年过去了,因连队的所在地已被纳入总场的整体规划中,所以变化并不大。人还是那些人,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变老了,当年那些非常熟悉的老职工当中,有许多人已经不在了,他们的后代如今也都人到中年。房子还是那栋房子,当年的知青宿舍现已改成了职工住宅,原四排的女生宿舍,现由已故房显太的儿子房世生居住着。路也还是那条路,过去的砂石土路,如今已变成柏油马路,过去的场院、粮食仓库,已改建成了现在的队部与广场。
    在找寻当年生活过的点滴痕迹时,思绪就好象穿越了时光隧道般地定格在当年的时间段里,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沉浸在无尽的回忆中。既有伤感,也有美好。随后,老何、小顾又拉着我们到他们的家里坐了坐 ,大家在兴奋、激动和感慨之余,纷纷与他们合影留念。
    当晚,分场领导在二营营部招待我们用晚餐,同时还邀请到了老何、老鲁、小顾和队长、书记参加。大家共同为三十多年来的重逢而举杯祝福。
    回首往事,在北大荒那些年的磨砺中,苦也好、甜也罢,即有淡却的、也有印象深刻的,还有无奈的。但为了耕耘这片黑土地,我们流过汗、洒过泪,甚至有的同学和战友,把年轻的生命都永远地留在了那片热土上。为此,我们感到问心无愧。
    离别时,人人都满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相互道一声珍重与祝福,盼来日再相聚。乡亲们那淳朴、真诚、善良和厚重的情谊,将永远地烙在我们的心上。
    回到总场住所后,我们随即带上给郑指导员准备好的礼物,前去看望他。而就在此时,总场工会主席曹培杰已开车,在袁继武的陪同下,将郑指导员接到了住所,特地来看我们。让我们很过意不去,因在几个月前,指导员的腰被摔骨折了,至今行动很困难。只见如今的指导员已是满头银发,面孔消瘦,身体大不如从前了,明显的见老。他双手用力托着腰部坐在那里,说话的底气还是那样的足。再看一旁的袁继武,人比过去胖了不少,话语虽不多,但还是那样的憨厚、真诚。这里,我们还顺便向指导员打听了,曾留在查哈阳的原上海知青冯瑞娟的近况。得知她以退休,一直和女儿生活在一起,但因女儿身体有残疾,日子过的挺困难的。经多方了解,又听说她现在齐齐哈尔市。其实我们来时,原本就有顺便看望她和给她一些帮助的打算,但遗憾的是未能找见她本人。因恐时间长了,指导员受伤的腰坐久了受不了,我们只得依依不舍地与他们告别,并祝愿指导员早日康复,我们不久还会回来看望您的。
    8月6日一早,郭书记和曹培杰一直把我们送到农场的大路旁,彼此挥手告别。只恨时间过得太快,还没有看够即将离开,还没有唠够就要分手,又留下了许多遗憾与感慨啊!再见了,我们永志难忘的第二故乡。衷心地祝愿故乡的明天更加美好!
    告别查哈阳又踏上新的行程,因种种客观因素的局限,我们原准备赴富拉尔基的计划不得不临时改变为,在扎龙自然保护区与富拉尔基的战友们集结见面。
    扎龙自然保护区属内陆湿地,是国家级的重点自然保护区,一九九二年根据国际湿地公约,正式被列入世界重要湿地名录。由于这里已成为常年繁衍和生长丹顶鹤的基地,所以,这里也被称做鹤乡。
    放飞丹顶鹤的场面是难得一见的。那一瞬间,成群的丹顶鹤,几乎在同一时间展翅腾飞的壮丽景观,给人以跳跃的、动态美的享受。近观丹顶鹤时,只见它们,无论是于笼中休闲,还是于河中觅食,或嬉戏、或仰天鸣叫,都无不展示着,它那傲慢和婀娜多姿的身型。
    扎龙湿地的芦苇,长得高大、挺实、茁壮,颇像一群东北汉子。一阵风吹来,站在翠绿色芦苇丛中的我们,仿佛一下子被那层层苇浪“淹没”了。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正午的太阳也显得大了一些。湿润的微风吹过身上,丝毫没有热意。湿地就似一座天然的氧吧,清新的空气沁人肺腑。
    在扎龙附近的一家餐馆内,我们与特地从富拉尔基赶来得战友们会面了。为了这次集结,张副连长还提前赶去富拉尔基,召集到十多位战友。张文新、张凤阁、王开玉、张淑芝、许立华等,则是是乘出租车从富拉尔基赶过来,为的就是要和我们见一面。大家都眼含热泪地相互拥抱着,诉说着分手后各自的情况,三十多年后的重相聚,其气氛格外地热烈。
    我们曾有着共同的经历和体会。为这片土地,我们奉献了青春,失去了许多当今青年的乐趣和物质享受。艰苦的环境,磨砺出我们顽强的意志;坎坷的人生道路,铸就了我们坚毅的性格。
    分手时,我们坚持要送战友们一程。汽车开动了,大家不约而同地唱起了,当初在连队经常唱起的“远飞的大雁”,“让我们荡起双浆”,“北京的金山上”等歌曲。歌声在广阔的田野上随风飘荡,歌声在我们的心坎儿里久久地回响。这歌声使离别的沉闷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再见了,战友们!多保重,我们期待着下次的重逢。
              后     记
    通过这次返乡探亲之行,给我的感触的确很深。希望战友们在有机会、有条件的情况下,也趁现在腿脚还灵便,那里的父老乡亲们也还健在,回黑龙江、回北大荒、回查哈阳,到生活和战斗过的十六连去走一走,看一看吧。
    那里有我们的青春和理想,也有我们成长的轨迹;那里有我们的欢乐和痛苦,也有我们抛洒的热血和汗水;那里是我们人生道路的起点啊,是我们共同的第二故乡!那里的父老乡亲们在等待中,翘首期盼着我们归来,回去看看吧!
    一路走来,大家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的很有缘分。顺利、安全、圆满的结束了此次的返乡探亲活动。
在此,要特别感谢杜永春、王秀慧夫妇。他们不仅为这次活动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而且还给这次活动提供了许多便利条件,使整个行程的各个环节都安排的井然有序,且丰富多彩,令人难以忘怀。
    还要感谢沈国英、俞秀庭、单蕴华等战友。是他们提供了哈尔滨、富拉尔基及查哈阳等地的战友和老职工的联系电话,使我们得以顺利地与他们取得联系。沈国英还根据我们提供的照片素材,为大家制作了一套精美而华丽的动感像册。请大家有空到网上看看。
    通过这次活动,我再一次地体会到了“战友”二字的深刻含义。亲爱的战友们,请保重身体,保住那份情节,让我们来日再相会。愿“黑土地情节难忘,北大荒精神永恒”!
    我们也衷心地祝愿黑土地的父老乡亲们,幸福、安康、快乐!
                        五十五团二营十六连  李淑文
                               2010.9.20于北京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