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第二故乡返乡记
作者:齐海东 加入日期:2010-9-21 录入:顾龙 点击:3229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第二故乡返乡记 
作者:齐海东-殷如凤 加入日期:2010-8-27 录入:顾龙 点击:397 
--------------------------------------------------------------------------------
 
黑龙江、查哈阳、第二故乡返乡记 
作者:齐海东 加入日期:2010-8-26 录入:知青 点击:10 
--------------------------------------------------------------------------------
 
                    é»‘龙江、查哈阳、第二故乡返乡记
    ç¦»å¼€è¿™ç‰‡é»‘土地已快32年了,多少回梦里回到了故乡,多少次梦里见到了乡亲------。黑土地上晒下了我们多少汗水和泪水,也洒下了我们青春的美好时光。在我们的记忆中,曾经爱他,因为黑土地哺育了我们的爱情,也哺育了我们的女儿,我们也曾怨他,因为我们曾经经受了太多的艰辛与磨难,有一天脑海里闪出了想回梦中的故乡看一看------。
    éšç€é€€ä¼‘的到来,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去年北京知青庆祝返乡40周年大会上,与京津沪战友商定,2010年上海世博会召开之际,重返第二故乡查哈阳。
    åœ¨æ¨å»ºç§‹ï¼ŒçŽ‹å­¦ä¹¦ç­‰äººçš„联络组织下,终于2010å¹´6月27日中午1点20分我们上海战友一行7人在上海虹桥机场第二航站大楼,登上了齐齐哈尔的航班,2点20分到达山东青岛,稍稍休息后,3点10分再登上飞机,5时20分航班平安抵达齐齐哈尔机场,前后约4个多小时,令人感动的是王学书,徐金定昔日的学生,范凯等人特意从大庆赶赴机场,两辆面包车将我们一行送到齐市如家快捷宾馆。
    6月28日上午,在齐市火车站,会合了来自京津的博世英夫妇,张丽夫妇和居文祥五位战友。加上上海7位,共计12位战友,其中五对夫妻加上范凯的亲属一行20多人,分乘3辆车从齐市往哈阳进发,初夏的去齐齐哈尔地区正值高温季节。可我们的心却热得快沸腾起来,因为梦中的第二故乡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中午12:30分车队终于到达了查哈阳农场,随着车队接近农场,我们的心越来越激动起来,手中的相机不停的闪光,去捕捉那昔日的农场风貌。突然熟悉的唢呐声,把全车的人脑袋引向窗外。啊!一群穿的花枝招展的秧歌队正在音乐的伴奏下,扭起东北著名的秧歌来,汽车在挂着黑龙江省查哈阳农场的牌子的办公大楼前停了下来,大楼横幅上欢迎知青返乡。查哈阳农场付场长武装部部长知青办主任武永久率农场职工和学生向我们一一敬献了鲜花。
    å‰æ¥æ¬¢è¿Žçš„还有原十八连连长龚宝林同志,今年虽然78岁,依然红光满面,高大,威武.看来保养的不错,还有老职工龚宝山.龚宝民等。还有一个戏称为十八连最高级别11级干部戚袄雨让人捧腹不止的他依然娘娘腔。战友们和三十多未见的老职工见面时,互相猜测对方。在另一方的提醒下,啊!原来是某某某。二人热烈握手拥抱,变老了,变胖了。30多年未见乡音今天一朝来临我们的语调哽咽了,词语贫乏了,激动.激动加感慨,真是人间沧桑。这种热烈凝重的场面令老知青们感动不已,梦中的第二故乡第一站终于到了。
    28日中午,查哈阳农场宾馆宴请了全体返乡知青。武永久付场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辞。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 æœ¨é¡»è‚‰ç­‰ã€‚昔日东北名菜把我们的记忆送回了三十多年前的连队春节,当时过春节面对一桌酒菜恨不得一口全吞了。如今却怎么也感觉不到苦日的感觉,留下的是口中对那苦日生活的慢嚼细咽….. 
    ä¸‹åˆï¼š18连知青返乡团一行被安排在查哈阳宾馆住宿。宾馆为查哈办农场办公大楼西侧,中间为农场党委和行政办公大楼,东侧为武装工会等。大楼坐南朝北五层楼,东西长约近百米,南面是容得下数千人的大广场,广场很气派,不锈钢的旗杆和现代派的路灯。更令人称奇的是广场斜对面十字路口,居然立着只有在城市里方能见到的红绿灯,只是没有看到交警指挥。
    28日下午,我们一行坐车参观了农场科技示范田,据说亩产早已达到了800公斤。想当年过黄河.跨长江.上纲要亩产400公斤好费劲。如今,分田到户机械.农具一并分到户,亩产居然连着翻番!随车绕查哈阳整个市镇绕了一圈。新建的高楼大厦和市政布局令人感叹不已。整个就是一个县城摸样。 •
       28日晚,农场在场部一大饭店继续宴请十八连返乡知青。武场长来,老连长龚宝林发表了热情的讲话。并介绍了农场的未来。农场美好的未来使我们欢欣鼓舞。原连队指导员现徐汇集管局党委书记乌汉国代表十八连返乡全体知青,发表了讲话,对农场给予十八连知青返乡团,如此高规格的接待表示由衷的感谢,席间原十八连小学生们表演了精彩的小节目。令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知青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一首圆舞曲展示了农场新主人的荣姿及农场美好愿景。面对满桌的鸡鸭鱼肉,我们无心美食依旧是战友之间的深切交谈拍照留念。深夜回到宾馆,宾馆卫生尚好,只是无法淋浴,这可苦了我们这些爱洁的知青,无奈去附近浴室冲了个澡,出门在外只能将就些了。
    29日,在宾馆用早餐有大米粥.豆浆.油条.包子.煎饼等。大家吃得津津有味,都说这顿早餐吃的最好。要知道现在农场招待客人的不是用碗盛菜,而是用盆。一大盆.一大盆的端上来,桌子又小,放不下就垒起来,直垒得像宝塔山似的,看的真没味口。可农场职工的热心和东北人特有的好客使我们只能入乡随俗。
    ä»Šå¤©ä¸Šåˆå°±è¦å›žè€è¿žé˜Ÿã€‚坐在车上我们的心又开始沸腾起来,从查哈阳农场赴连队行程中,一路都是平坦的柏油马路,虽不宽却也够二辆车行驶。路两旁高大的杨树直插云霄,透过杨树看到田里绿油油的秧苗。当年杨树早已成参天大树。稻田园林化河渠网络化直看得我目瞪口呆,这哪是当年的北大荒,简直就是上海崇明国营农场,满眼的绿,遍地的绿。当年上下水之间栽种小杨树早已长成为蔚然状观的防风林带,绿色的长城包着墨绿色的麦田。在初夏的阳光照射下,生机盎然,美不胜收。我敢打赌,这是我见到得最壮观.最美丽.最现代化大农场景观。如今十八连已见不到当年的茅草屋拨地而起的是一排排泛着红色屋顶的砖房,浓浓的绿色中透着红砖.红瓦。此景此情除非身临其境,绝对是使我不能想象的。
    æˆ‘循着记忆的轨迹,寻找昔日连队的情景。原来连队都在大道的东侧,现在大道的西侧也发展了,农机场、场院,队部,还有一些住家,队部门前居然还耸立着卫星接收塔,原来知青宿舍和大食堂早已分给农场职工居住,看不到一点当年的踪迹,我急匆匆的寻找到我们的老宅,老宅居然还在,只是破落了许多。门上锁,我们只能在院子里拍照留念,我们追寻着当年的生活情景,这曾经是我们和女儿一起居住的地方。当年我们载的柳条和小杨树不见踪影了,老宅前后有5户人家居住过,听说现在居住的是原来二拍张臣的孙女,,离开老宅时,我忽然下跪磕了三个头,一股热血在我的胸中涌动,只觉得慌,好想大哭一场。峥嵘岁月,因此一步一回头,离开了我们曾经朝思慕想的老屋。中午原十八连小学的学生和众乡亲在高大的杨树下摆了六桌酒席盛情款待远道而来的知青,更多的农场职工和我们见了面,激动,拥抱,握手,流泪,说不完的情,道不完事。往事历历在现,大家一同又回到了,三十年前,在交谈中得知原十八连一些老职工已离开连队。住到场部,有些回老家,有的已去世。据说今后十八连要全拆掉,原19连已全部拆掉了,目前剩下十八连的老职工也都有70多岁了,虽然离别三十多年,但透过年轮依稀能看出当年的风貌。特别令人感动是这次宴请是以范凯为首知青,上太平湖卖鱼,杀了狗,做了一桌菜,款待大家,每个人自发掏钱,少者几百元,多者上千元,前后接送宴请,这些昔日十八连的小学生,如今早走上了各自得工作岗位,今天听说昔日的老师回来,他们都自发地组织起来,出钱出力,令我们好不感动。我们为王写书,徐金定二位老师有这样知恩回报的好学生感到骄傲,当然与当年的老师同行,我们确实沾了不少光,我们的返乡历程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ä¸‰åå¹´å‰æˆ‘们这些知青再此流血流汗,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有相逢在一起,从豆蔻年华到如今知天命,历史为我们这些知青书写了浓浓的一笔,十年农场屯垦戊边,我们曾今经历了工作,生活的艰辛磨练,使我们再返城的几十年工作学习中获益非浅,也许这就是我们下乡几十年最大的收获,也许这就是我们眷恋这篇黑土地二难以忘怀的情结--------
    29日晚,我们十八连知青返乡团,在查哈阳总场部一家酒店宴请了,原十八连健在的老职工和学生,三十几年的离别,三十多年的思念,每个人都感到是那样的亲切,从他们的那一张张渴望的眼神中看到他们是多么盼望昔日的老知青能回黑土地看看他们,说说当年的趣事乐事,因为他们都老了,很多人也许这辈子不会来上海看一看,但我们这些老知青确有能力去看望他们。了却我们这一代人的情结,这也是一种历史的责任。夜已很深了,说不完的情,道不完的别,一声声珍重,保重,不断回响在耳边,那种难舍难分的情景,令我们至今难以忘怀。
6月30日,在部分学生代表的陪同下,我们乘车游览了美丽的太平湖,中午去了渠首大坝,在雄伟的四方山下,历史文物和异乡村寨都令我们感到惊奇不已。
    7月1日晨5时半,我们一行将离开查哈阳,赴著名的火山地五大连池---,清晨许多老战友及学生闻讯赶来送行,一边保重多保重,来日再聚会,一边闪光灯闪个不停,留下我们离别的欢乐与思念。
    è½¦è¡Œ3个小时,我们便来到了五大连池,火山岩核心地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我们感叹不已,在第三大连池在飞速的快艇,我们领略到了北国的湖光山色,那样的壮阔美丽 ã€‚我们沉浸在上,浓浓的绿色中凝思遐想。
    7月2日晨,我们一行乘车抵达北安转车抵齐齐哈尔市。随后兵分三路,京、津战友当晚要返程,上海七人兵分三路,一路去大庆,一路去哈尔滨。我们去扎龙自然保护区,那儿是我国著名的丹顶鹤的故乡,7月3日下午,三路人马在齐齐哈尔机场会师返程。没想到学生范凯等又将老师们送到机场,久久不愿离去,这师生情让人感动的直流眼泪,按计划我们与7月3日下午5时多乘航班返回上海,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也感动了,非在留我们多住一个晚上。航班因故障不能起飞,当夜我们住在名航站蓝天宾馆。第二天上海来的航班将我们接回上海。当时虽然返程不太顺利,但民航给与了一些补偿。
    ä»Ž6月27日至7月4日晚上,前后共8天,我们上海一行7人重回故乡,重回黑土地,渡过7个不眠之夜,饱尝了北国的壮丽风光,平安顺利地返回了上海,完成了心中的一个情结一个宿愿,我想今后若有机会,我还想带着我的女儿和外孙二人,再次返回第二故乡,让儿孙们看看他们父辈们曾进战斗和生活过的地方,浏览黑龙江美丽的大好河山。
    æˆ‘希望曾经在查哈阳生活工作过的知青战友,如果有可能的话,你们应该去黑土地看一看,走一走,你将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因为我们此次行程不仅是物有所值,而是物有超值,神奇美丽的黑土地,在召唤我们老战友,老职工在思念,赶快行动起来,正值我们手脚还利索的时候,去看看那美丽的北大荒,我们日夜思念的查哈阳,我们的第二故乡。


                         åŽŸæŸ¥å“ˆé˜³å…­åä¸ƒå›¢åå…«è¿žçŸ¥é’:齐海东-殷如凤 å¤«å¦‡
                            

                                      2010å¹´7月22日夜於上海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